債市:打破剛兌≠放任爆雷

時間:2020年11月20日 08:11:35 中財網
  債市:打破剛兌鈮牱湃偽
  華晨集團終于公告債務違約。據稱,目前華晨集團已構成債務違約合計65億元,對應利息逾期1.44億元。原因是:企業資金緊張,續作授信審批未完成,造成無法償還。與此同時,河南永煤控股的債務違約問題也在發酵。隨著11月10日永煤控股一筆10億元超短融違約后,11月17日,永煤控股發布公告稱,由于公司流動資金不足,兩只超短融“20永煤SCP004”和“20永煤SCP007”兌付存在不確定性。這兩只債分別應于11月22日、23日兌付,應付本息金額分別為10.32億元、10.25億元。

  從目前情況看,債券市場違約似有擴散跡象。WIND統計數據表明,今年以來至11月12日,中國債券市場已有109只債券、1260.83億元債務違約。這個數據在2016年為56只、393.77億元,2017年為34只、312.49億元,2018年為125只、1209億元,2019年為184只、1494.04億元。可見,過去5年,債務違約事件總體呈上升趨勢,今年是否會超過2019年?恐怕關鍵要看未來不到兩個月的情況,而華晨、永煤兩家公司債務違約事件之所以被市場關注度較高。原因是:它們似乎都存在違約前轉移資產的情況,因而被債權人質疑惡意逃廢債。市場擔心,這樣的高等級國企債券如果以一種“不光彩”方式違約,勢必起到惡性示范效應,以致整個債券市場受到嚴重質疑。

  說到底,債券市場是最需要信用直接支撐的市場,如果市場因信用潰堤而發生危機,那必然導致系統性金融風險。我們認為,在中國信用杠桿出于歷史高位之時,任由信用債券市場潰堤是非常危險的。但很遺憾,到目前為止,除國家發改委11月17日在新聞例會上就企業債安全問題公開回答社會疑問之外,其它金融主管機構無一就債券市場問題發表看法。

  債市:打破剛兌鈮牱湃偽
  或許正因“預期管理不及預期”,17日下午多只債券大跌。14時20分左右,PR伊寧債(124493.SH)突然大跌39.9%,報18元,隨后臨停,直至14時57分恢復交易;19泰達02(155451.SH)價格當日下午大幅下跌,從前日78.10元收盤價暴跌至62.01元,跌幅超過20%,盤中臨停,14時57分恢復交易;14時51分,13平煤債(122249.SH)在上交所固收平臺的最新成交價78.534元,較前一交易日中債估值96.4748元,偏離-18.60%。

  說實話,這樣的情況最令我們非常擔憂:是否有人刻意以此作為打破剛兌、教育投資者的手段?如果是這樣而放任債務違約無度發酵,甚至對惡意逃廢債視而不見,那勢必更大范圍引爆債務危機。我們始終認為:建立良性的金融市場必須打破剛兌,這一點無可厚非,但我們必須防止事情“從一個極端走向另一極端”。所以我們需要大聲疾呼:打破剛兌≠放任爆雷,打破剛兌≠取消剛兌,打破剛兌更不等于惡意逃廢債的可趁之機。

  完善的市場經濟基于完善的法制。同樣,完善的金融市場也必須依托完善的金融法律法規和秩序,基于強有力的金融監管。否則,任何金融市場的完善都將變成謬言。我們當然知道債務違約事件最終都會通過司法路徑加以解決,但我們必須接受歷史教訓,上世紀90年代,一些地方保護主義的做法實際對企業逃廢債起到了保護作用,而實際讓司法效果大打折扣,近而傷害債權人實際利益。從那之后,許多銀行將某些地方列為高風險地區,甚至一概拒絕這些地區的貸款需求。

  我們今天是不是還要允許悲劇重演?是否讓中國債市蒙受信用惡化之苦?是否任由債券市場連鎖反應?我們希望中國金融監管者不要采取充耳不聞、視而不見的態度,我們需要打破剛兌、需要教育投資者審慎投資,但絕不能讓它變成弱化監管的理由,更不讓它變成惡意逃廢債者的可趁之機。我們認為,作為資本市場的重要組成部分,債券市場也必須盡快補齊監管短板,建立信用強監管體系。我們認為,面對債務違約日益頻繁和花樣疊出,中國金融監管者有必要站到一線,以制衡地方保護主義的再度抬頭。

  債市:打破剛兌鈮牱湃偽
  從歷史經驗看,惡意逃廢債往往伴隨著“欺詐”,正所謂“借錢時好話說盡,還債時壞事做絕”。在發達國家,對債務欺詐行為司法約束是非常嚴重的。比如“麥式騙局”中的麥道夫,最終獲刑99年,哪怕你曾擔任納斯達克董事局主席。

  我們認為,打破剛兌≠放任爆雷,打破剛兌≠取消剛兌,打破剛兌更不等于惡意逃廢債的可趁之機。實際上,債務是否剛性對付,這是債務人和債權人之間的一種信用交易,是債權人認同低利率的重要條件,它本應是商業行為,而無需監管者強行干預,更不應當把“打破剛兌”實際執行為“取消剛兌”。

  歷史地看,的確有債務人利用剛兌承諾吸引投資者,結果導致投資者受騙上當。但問題是:取消剛兌是否可以抑制金融騙子行騙的沖動?相反,取消剛兌似乎弱化了債務人責任和道德約束力,同時放大了債權人風險,這是否符合金融監管的一般規律?是否符合中國最廣大老百姓低風險投資的強烈愿望?是否符合金融普惠的基本理念?

  實事求是地說,打破剛兌之后,中國金融監管者似乎退出了“制衡債權、債務市場地位差異”的功能,這勢必導致一些債務人有恃無恐,在“打破剛兌”的旗號下,想方設法鉆監管弱化的空子,以最小代價去賴賬、違約。這顯然不行,這會讓原本屬于高級市場的金融市場蛻變為“愿打愿挨的、低級而原始的自由市場”,這不符合金融高質量發展的基本要求。
各版頭條
pop up description layer
浙江11选5有什么问题 快乐12高手追号技巧 掌乐天天捕鱼开挂 微乐江西棋牌苹果下载 大神娱乐官方版下载 宁夏十一选五走势图五00期 天天重庆麻将换三张辅助器 手机麻将代理怎么做 波克城市游戏大全下载 广西双彩最新开奖结果 山东11选五中奖查询 91y千炮捕鱼技巧 温州麻将怎么算分 广东麻将最简单的胡牌 开奖记录 湖北30选5走势图 北京11选5怎么算中奖